泡方便面真香

🐣

头像是安安的屁屁!

安雷的一点杂谈

个人理解可能会很欧欧吸

久后要从更深的地方挖掘

雷狮足够理智,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干涉他的行动。他想做就做,随心所欲,不被对立的角色限制,这是他追求真正的自由。雷狮的确易怒,但他的发怒是有针对性的,凡是触及他的利益的行为都会惹起雷狮的愤怒,这里的利益是指全方面的,比如生命,情感或者财物。雷狮懂得变通,他不固执。雷狮或许是孤独的,因为他不善良。雷狮不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在他不感兴趣的人身上。如果雷狮挑衅谁,说明他觉得有趣。想要看透雷狮的想法很难,真正理解雷狮的很少。

安迷修就是其中一个例子。安迷修是个很骄傲的人,他为他的身份和他对道义的真诚而骄傲。对于安迷修来说他要做的抵抗比对抗要更多,他的行动总是建立在避免发生祸患的基础上,这不是逃避,也不是懦弱,而是善良。安迷修一身正气,用孤胆英雄四字形容很合适他。即使安迷修热衷于单独行动,他也不孤独,因为他很善良。

从一个眼神一句话便能读出对方想要说的话,想要做的事,对于对方十足的信任。这样的情感要酝酿多少个世纪才能得到。

[安雷]适逢之时

(01)

*骑皇→参加大赛的安雷酱
*含个人理解
*丁香花——最美好的时光

    安迷修此时盯着泡在阳光里的那束丁香发愣,他觉得这是动身出发的好时刻。

     安迷修很高尚,这样平凡的花他不会留意。在安迷修初次捧起剑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他披坚执锐的责任。他总认为自己成为骑士是命运的旨意,在别的孩子在自家小院里疯闹打趣的时候,安迷修早就跟随着师傅,借着自己瘦小的身子挤在那人群中,迫不及待的守着那凯旋而归的骑士长。安迷修甚至在脑中描摹出了长大后自己乘马而归之时的英姿飒爽,想象出了他亲吻他美丽的公主的指尖惹的其他骑士嫉妒的情景,安迷修认为这样的梦是最平凡不过的,可安迷修他不平凡。他总能将师长的教诲铭记于心,做出比常人多出一倍的努力。正式加入骑士团的安迷修那时正年轻气盛,战场上更是愈战愈勇,那时他学会了正直,被鲜血浇灌过的身躯更加挺拔,他身体留下了战斗的伤疤。不负众望,在安迷修快满十八岁时他就被加冕为骑士长。可毕竟是十八岁在长者看来是乳臭未干的年纪,可安迷修似乎从不在乎,他坚信自己的善良和骑士精神会带给自己回报,好让自己去抛洒正义,可他等来的偏偏不是他翘首以盼的公主,而是一位偏执又任性的王子,安迷修这时候可以说是恨透了命运的安排。

    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见,在这冠冕堂皇的王城最平凡的一角,那是阳光最刺眼的角度,光线最灼热的温度。那时候安迷修甚至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,哪像后来两人不时对视交流配合的默契。皇子不吭气,骑士也不敢插嘴,他弯下腰视线只能停在这位皇子的腿部,此刻他呼出的气都被这尴尬的气氛凝固,隐隐约约能闻到淡淡的苦气,接着对方开口了。那音调张狂,萦绕着孤傲,却又充满年轻生命对理想追求的活力

     “喂,或许这样说对于初次相见来说不太礼貌——但我不许你说习惯,而是立刻接受你未来的王就是我。那么我想问问这位新的骑士长耐打吗?”

     身为贵族的雷狮他任性又偏执,安迷修这样想。他一定是温室里惯养出的一朵带着无比尖锐的刺的玫瑰。此刻安迷修脑中第二个念头是选择沉默,细细密密的汗珠从他的脸颊滚落,安迷修他不是恐惧,他也从不会恐惧,他说不上来此刻他的心情,失望之心却又被欣喜之情包裹的无奈。但总的来说安迷修还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期望,他的成长历程所结成的果实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,这样想着他的身体不再沉重,安迷修他舒展了眉头,他抬头直视他的王,接着他再次鞠躬行礼,等他第二次抬头对上雷狮的眼睛他终于开口

    “对您的专业陪练有点信心。”

   他的语气很强势,但很轻快,他此时不自主的脑中仔细描摹雷狮双目的轮廓,一对多清秀的紫,安迷修爱美丽的事物啊,他多么想在这样一双眼睛上落吻来表示自己的衷心,他多想此刻提剑与这双眼睛的主人进行一场实力的较量。但可惜的是安迷修足够理智,这时候安迷修笑了,他看着他的王笑了,他觉得雷狮是个有趣的家伙。

    “这样的你不足够提起我的兴趣,但最好是如此。”

    命运很不公,安迷修这样想。然后他牵起了雷狮的手在他的手心落吻。安迷修通过眼角的余光,看到了成群开放的丁香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们好我叫泡面,最大的期望就是有人能读完我的文章啦!会有后续(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读) ,最后,我永远喜欢安雷酱!